月饼

 
看到楼下3个八九岁的小屁男孩儿每人拿着一块儿传统月饼在研究各自是什么馅儿的。这年头,月饼就是礼品,就是猪肋鸡肋一样的东西,你给我我给你,送来送去,谁也不会打开尝一口,对那味道垂爱。我本人顶多对哈根达斯的冰淇淋月饼称赞一下,也仅此而已了。根源还是因为爱吃冰淇淋而不是月饼本身。中秋节过后,月饼不知去向,留下的都是一堆一堆的月饼盒儿,利用率还是蛮高的。
 
有一些记忆,关于月饼的。
 
10多年前。京城著名的五星大饭店,后厨房。一堆员工,来自很多国家的男男女女,加班加夜做月饼。和馅儿,打模子。夜里,困啊!聊天,耍贫,逗嘴,抓起月饼馅儿,你拽我,我砍你,然后接着包进月饼皮儿里。
 
“八月十五月儿圆啊,爷爷教我打月饼呀”。。。。这样追溯到23年前的一个冬天周末的下午。搞搞个人卫生吧~洗澡。那时我家还住平房,妈妈把炉子烧的热热的,房间里很暖和。洗干净了,拿出新发的音乐书。小小的横版,淡淡的色彩印刷,翻啊翻啊。咦?这是什么歌?给妈妈看。原来妈妈会唱!于是开始教我。。。。。
 
再回想高一暑假。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话,我只有一个自动的BP机,但还总关着,同学之间联络那是相当不方便滴。正巧那年是国际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老师一个电话,同学们召集一起直奔怀柔盯会去了。而我则属于被遗忘的角落,失去了一次难得的集体生活经历。当然后来开学后得知那是很苦的几个星期,女同学累的会哇哇大哭,而我则幸运的躲过去了。躲过去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宋冬,她去外地耍去了。
 
高二开学了,立即迎来了中秋。同学们都还没回来,班里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失去联络的幸运儿坐在教室里百无聊赖的上着课。老师们有月饼,京城著名五星大饭店发的。冬自小儿就是不拘小节的女人,拉着我打开班主任马骏老师的月饼盒,几块儿?不记得了。只记得冬把每块儿月饼都掰开尝尝,开始还假么三道的拿着小塑料刀切下一块,后来发现这样比较难,月饼都散了,直接就上手掰,用嘴咬了。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想,这Y头,真没规矩,这是老师办公室啊,这是敬爱的马老师的月饼啊,就被你这么三下两下的糟践了,唉。。。可是冬不以为然,马老师也对她疼爱有佳,只在一旁笑,还问好不好吃,不好吃就扔掉,没有半点儿责备她的意思。现在想起来,这人生在世,要那么多没用的规矩干嘛呢?!规矩了,没人说你好,不规矩了,也没人说你不好!做自己就好了嘛!哪儿那么多条条框框给自己约束呢!
 
再来就是最近的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去了香港找maria耍。她特意为我留了美心的冰皮月饼。(是美心的吧?)以前在香港赶上中秋的时候都没有动过这个心眼儿吃冰皮的月饼,当时怎么就没想过给自己买一块儿尝尝呢?!
 
边听着郭德纲的相声,边飞速写下这几多回忆。。。但愿看起来,不会像单口相声!
所有看者,中秋节,请您快乐着吧!沉睡的弯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月饼

  1. fang wang says:
    笔者,您也幸苦了。
    中秋节,你的“月”可圆了?!
    联想到,你的“月”上,肯定没有嫦娥抱着玉兔,应该是个pp光着pp
  2. 谢谢分享记忆,中秋节快乐
  3. Julia . says:
    天啊!我都蚝想吃冰皮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