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7

一时之快〈贴图小试身手〉

一时之快,是要代价的。无论什么都是要代价的,尤其是一时之快。值得与否,视乎每件事及每个人。在彼时彼地,什么最重要,当事人应当弄清楚,所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很累是不是,倘若不深思熟虑,往后更累。为一时之快,吃醉老酒,恐怕是目前最大的闪失了。许久许久,都不再图快意恩仇,觉得没有意思,得到一时爽利又怎么样,这一把年纪了,又不能跑到太平山顶去举起双手学泰山般呵呵呵,大叫告示天下。当年江湖第一把快刀,业已归隐,连买一双鞋,都走几趟,想很久很久,直至款式售清,才如释重负,好了好了,不必作出抉择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what

又做梦了,可是忘了……..       原来一切真的有过 原来一切真的是空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绝对值

原来我是这么激劲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小芳同学的尖锐提问和我的认真的不加思索的回答,我都从来没有意识到过我内心的想法会是这么的纯粹与绝对!真挺可怕的!我个人认为!如果说敏感是一种压力的话,像我这样要求这么绝对,更是一种压力!总体来说,单纯而多虑,真是个麻烦的问题!(详细内容省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萧邦的夜曲

昨晚迷糊中梦到拜师学弹琴。但因为没有钱买钢琴,自己只得买了一架灰色烂烂的YAMAHA二手电子琴凑合用着。不过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老师就正好是17层的那位国乐手。。。哎呀,我这个梦想,什么时候能实现呢?不会要等到手指老得僵硬的那一天吧? 听~~ 我的kiss the rain……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我要的

天气为什么这么好? 真是讨厌 中午趁着午饭时间,在大太阳底下散步,明晃晃的阳光无比刺眼,把心底最阴暗的那片都照耀的倍儿灿烂! 这种好天气,却要在office里虚度,简直是对生命的严重不尊重! 什么时候可以彻底不用工作了? 那将是人生的另一个开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难!(转帖)

让一个男人爱你也许不是难事,让一个男人娶你才是难事; 让一个女人嫁你不是难事,让一个女人爱你才是难事。。。。。 从猴子转变成人需要一万年,从人变成猴子只需要一瓶酒。 男人要懂得保护他们家庭的圆满,要知道什么是家,什么是花儿,心里有个稳固的位置是属于他的女人就够了出阁的事情是难免的,适可而止,不要让他的女人太难堪!让一个女人想通这件事情很容易,只要她们看得足够多,想得足够多,自然也就释怀了。男人们啊,还是精力旺盛的动物,可以把自己分成几瓣用,女人就知道把自己拴在一根藤上,嗬嗬,是可怜还是可恨呢? 男人们听到这些话一定是很欣慰的,顿时觉得精神上得到了极大自由。能做到让自己女人不受伤害的就是好男人。小女人情愿一辈子快乐的活在谎言里,也不愿意去面对感情上不愿面对的东西! 不管是谎言还是真实,说到实质,小女人还是憧憬自己是男人的那个永远的心中的唯一,哪怕是自己骗自己!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为什么(选自《寒武纪》)

千万不要问为什么。 情侣变了心、老板叫咱们卷铺盖,老友见利忘义、生意伙伴厚此薄彼……合则来,不合则去,千万不可傻里傻气地追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只有招致更大的侮辱。 对方一定乘机把我们所有的短处,或所没有的长处统统抖出来,搞得路人皆知。 听歌学原理,有一首时代曲的歌词这样讲:“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无奈何,无奈何,我要你忘了我。”真的,一拍两散,从头再来,切忌死缠烂打。 在大机构上班的时候,每年上司评估下属能力,均写报告,内容泰半尽侮辱之能事,下级统统如进了当铺的货物,不是崩,就是烂,差些儿就是白痴。 有些同僚按捺不住,便逐点辩驳,申怨,吵到大老板处去,扰攘不堪。 有些同事则不动声色,听完贬词,唯唯诺诺最好还说声:“谢谢你,大人。”照出粮。 几千年没有问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们不够好,有人做得比我们好。 一位前辈每听见我们这堆人抱怨,便斥责说:“好了好了,还不知足,这些年来,眼看你们连本带利,已经翻了几番,老本早就回来,现花利息度日,还诉苦!” 说得好。 就算有挫折,也不过是鼻上略生几颗粉刺,虽然麻烦,不足以致命,又何用呼天抢地,怨天尤人。 身体健康,人身自由,吃得饱,穿得暖,住得那么宽爽,真的尚感不足,亦宜多多包涵。 不愉快的事任由埋藏,切勿逃出来翻来覆去研究,闲人若故意来触霉头,硬要掀起,也给他淡淡一句“不记得了”。 也不要细数失去多少,相信大家得到的也着实不少,老天其实不欠我们什么。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暴政、战争、天灾、人祸,能够苟且偷生,已经不易,居然还可以追求理想、快乐,更应满足。 工作、伴侣、老友、环境……如不合理想,可撤换即刻撤换,没有能力则苦中作乐。 都不是十八二十二了,有就有,没有拉倒,随缘而安,是最佳态度。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你是我的天朗!

好不容易从妈手里把天朗抢了过来,整个晚上,妈就一直这样抱着他,对着他笑,亲他的小脸,好像他是一个真实的BB,不过今天晚上,天郎一定要跟我睡!早已想到妈一定会喜欢天朗的超级可爱模样,但当我真的看到从妈眼神里流露出对天朗的超级爱护的神情,还是让我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下!天朗的出现,好像让我们这三口之家,变得生活起来! 笨手的妈居然说要给天朗做衣服,没有情趣的妈三番五次的要我给天朗起个名字,我说他叫天朗,妈当然不明白其中含义,一个劲儿的说不好听。我回房间前,妈大声说道就叫他弟弟吧,多亲切的称呼啊!原来妈也把天朗当作了她的孩子! 当我第一眼看到天朗的时候,我就再也无法把他放回货框里。四个一模一样的天朗,我左看右看,选中了其一,我要带他回家。提着塑料的口袋回到公司,所有女同事的反应跟我想像的丝毫不差。不管有没有做母亲,当她们抱起天朗的那一刻,脸上都情不自禁的堆起了笑容,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为什么这么像真的孩子!天朗天真的模样,憨态可掬的小嘴,征服了所有的女人,所有母性的温柔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到极点,这就是女人!我心里默默的感动着!好像整个办公室的氛围,都因为天朗的出现,而变得温暖。 我不敢在妈面前太过流露出对天朗的喜爱,不想让妈知道我的母爱已经泛滥到这个程度而又无处释放。但妈必竟是妈,她一定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当我把天朗抱起来回房时,妈终于忍不住的责怪我,谁让你不早结婚,不早生孩子。我全当没听见。她说这些都没有用了,相声里怎么说的来着?今儿这拨儿是赶不上了,明儿还一拨儿呢。。。呵呵 48CM身长的天朗,此时就如同初生儿一样,用鼓鼓的小肚子顶着我,弯弯软软的两条小腿,还有攥紧的两个小拳头的姿势,乖乖的躺在我的怀里,静静的闭着眼睡着,我仿佛可以感觉到他轻柔的呼吸,嘴角永远挂着微笑,摸摸他可爱的粉粉的小脸儿,亲了又亲,我知道,我一定会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妈,在不久的将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雾里

冷眼! 冷眼观潮。冷自己的眼,观自己的潮。真想置身事外坐看云起,非圣人,谈何容易。 真的是!与其这样,倒不如像风一样的来去,谁能阻止的了?谁能奈我何? 仿佛一出宫廷戏一样,没有威武的皇上,也没有千媚的香妃,可就是这样一日一日的继续着扑朔迷离,谁能笑到最后?最后的笑又为谁? 喜怒在外,有心的人才能看到,耳闻是永远不会体恤这其中的辛酸。 如果有如果,请重现这之前的时段,打着灯笼重新耐心寻觅,无非是多看几日周末窗外的车水马龙罢了,也不会如此怅然。 手指头都懒得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如果BOSS没有来上班….

猫猫~~某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他很幽默的在一部分实事求是,一部分发挥想像力下,总结出了他的老板MR.屎尿屁 & MR.body check 的夜生活写真,来诠释,if你的boss今天没有上班,他在前一天晚上可能会发生以下情况,大家来嘻哈分享一下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night-club -> girls -> hotel -> "fun" -> 2x times -> no strength -> "soft" legs -> sick leave; sick leave -> wake up late -> late lunch -> bar -> meet friends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