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黄小名

  已经做过:黄小刚—>黄小木—>黄小末—>黄小病—>黄小疼—>黄小疯—>黄小溃   未来会是:黄小逝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记得

  即便是忘了,也要记得4·27 就算某一年真的再也记不起来了,也要记得4·27 开始。结束。颠覆。结束。 定格。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LOVE SONG

  “也许我无法分辨霎那永恒,当我陷入你的眼神;也许我无法分辨黄昏清晨,走在你的香水城”。。。 收音机里传来的童安格独特的声音,我高声随和着。这首古老到可以变成化石的“香水城”再次冲刷着我的耳膜,牵动着10几年前的年少岁月。歌词竟然全部记得,真佩服自己的记忆力,不该好的时候,总是发挥的那么尽致。   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么?!深夜的北京,一二三四五六环,随便哪一个,只要有我驾车奔驰的身影,穿梭在车水马龙中,哪怕路面再颠簸暴堵,我心里也只有满足。   今天更是。太阳下了山,我却突然在家宅不住了。先给N尵了一个电话,她在乱爱着,无暇顾及我,咱理解。再打给小S,她如我所料的在外面游荡着。去找你吧,哪怕只是听你说话也行。于是我们相约去做按摩,有钱没钱,按摩这个都必须得有。有钱咱做几百的,没钱咱几十的也行。   同行的还有小Y,一进门就先给我看她那个新结交的86小嫩草相片,哦~她也是一个忙着乱爱的女人,唉。。。。   按摩爽了,我很识趣的跟小Y说,你走吧,我送小S回家。后来想想,我这话都说的多余,这有什么可商量的,本来也理所当然这样。小Y一脚油门儿,瞬间连屁灯儿都瞧不见了,心早就飞了!   送小S回家的路上,她唠叨着乱爱后的回归,是无奈也是注定。不管怎样,如果你不后悔你觉得值,那我就替你欣慰,好歹一场相识。   所以,我今天晚上特别庆幸我会开车,且我有车开,且我有朋友,且我可以随时与朋友共分享人生的拥挤与清静。   回家的路上,收音机里播着方大同的LOVE SONG~ 好吧,希望我们的生活,都可以是一首甜蜜的 LOVE SO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恍然如梦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真是妙不可测。   YP如约而至。早上出租车里,突然想起她应该这时在办入职,她回我短信说是在填表呢。回忆的幕一下子把我拉回8个月前初到H的时候,说远也近。   我前面及后面的座位都是空的。大大的工作台,YP坐在我身后。偶尔看到她淡定的背影,咦?很熟悉,可是这背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为什么不是在那片红红里呢?时间与空间的交错幻影,一时间迷惑难以适应。奇怪的感觉伴随着了一整天。   不知道日后我们之间是继续以英文名字相称,还是入乡随俗把她的lala改成YP?咳,顺其自然吧!   希望你内心和谐,工作和谐,生活和谐,我看好你!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