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那些刻在骨子里的。。。

  《旺角卡门》        ▲因为我很了解我自己,我不能对你承诺什么。        ▲你不要说两次,说两次我就相信了。        ▲我宁愿做一日英雄,都不想成世做条虫!        ▲厨房里有煮好的饭,另外我还买了几个杯子,我知道,用不了多久就都会被打破,所以我偷偷藏起了一个,到有一天你需要那个杯子的时候,就打一个电话给我,我会告诉你放在什么地方。        我想告诉你,我找到那只杯子了。   《阿飞正传》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   《东邪西毒》        ▲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别吗?酒,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一个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会找个借口掩饰自己。其实慕容燕、慕容嫣,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个身份,在这两个身份后面,躲藏着一个受了伤的人。        ▲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        是另外一个沙漠。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 《堕落天使》        ▲人家说女人是水做的,其实有些男人也一样。一般人的初恋是在十几岁,而我呢,可能比较晚熟吧,或者是要求比较高吧。1995年5月30日,我得到了我的初恋。它就好像是一家店,我不知能停留多久,当然,越久越好。        ▲我听人讲过,任何东西都会过期的。我不知她和JOHNNY的感情什么时候过期,不过我想,应该很快吧。        不知是不是我太过乐观了。过了没多久,我再约她去看球赛,结果她没到。我一直以为她和JOHNNY的感情会很快过期,可是谁知道,最快过期的,竟然是我。 《重庆森林》        ▲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每一次我失恋,我都会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我怎么可以流泪呢?在阿May心目中,我可是一个很酷的男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的话,我希望这一个罐头不会过期;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花样年华》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樱花只开一季,真爱只有一次。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爱我。        ▲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婚姻是这么复杂,还以为一个人做的好就行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单是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do you still lock the keys? yeah,i always remeber what you said,i’ll never throw them away,i’ll never closing those doors forever,i remeber but sometimes,even if you have the keys,those door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记忆的河

很多时候,都是回忆长过本身的那段经历,不是吗? 当夜晚北风呼呼的朝阳门天桥偶遇TT,对于她能在漆黑的晚上一眼能把我认出来,我很感激!!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多怕大家把我忘了啊!出租车一直没有,我俩一拍即合去了钱柜,没想到等位的人比包间还多,索性去吃金湖,想菠萝油了我! 两个人面对面开始温故知新。就好像Q末大家一起加班,一起晚餐,然后再回到楼上加班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一样!真怀念啊!我该怎么形容这份怀念呢?!我说Q末这个词离我好远了,集采这个词离我好远了,不知道TT有没有发现,我的眼里是含着泪的,我忍了忍,没让它流下来。干嘛呢!都是去年的事了! 从BEA出来后,感觉一直是在流浪般,还未找到归属感。一直都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多是与非,与世无争,可怎么就这么不踏实呢!是的,就连做梦,也常回到TEAM做ORDER,像山一样的ORDER。激情呢?工作热情呢?那份忠心呢?统统不见了。现在想起来,那时觉得休假都是无聊,而上班才充实的日子,呵呵,这辈子也不会再有了! 正如她们所说,我把青春献给了BEA,理所当然会想念不尽!是的吧?何止青春,更像是一段蹉跎岁月。 点点滴滴,汇成记忆的河,却不知被堵在哪里,流不入大海,终成一潭死水! 何处才可安置我无处渲泄的情绪!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很黄很暴力

  这个题目该下很流行吧! 我跟E也亲自演绎了一把!一个80年代的爆炸式,一个若在五年前如假包换的高丽棒子!想哭!跟大工投诉,被Y挑衅说,你这样看起来真像韩国妹。我就呸!都什么年代了,韩国妹有个P好呀!韩国妹才不染黄毛儿呢!都是哪辈子的时尚了,你个土疱子!   E为了让“鸡窝”不像“鸡窝”,又花了重金买各式的发卡。而我这只农村来的"家禽",唉,说起来还真不好听,为了不在她的“鸡窝”里卧着,决定今晚再把颜色染深。何必呢!想臭美不成,反到给自己添了麻烦。银子花了,还饶个不痛快。MD!小爷不爽透了!   当反应过来我们这是真人版的“很黄很暴力”后,周末晚上的木北里,传出我俩尖锐和自嘲的大笑声,就连“明道”也露出了小白牙!气死我啦!   迪拜倒计时:10天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

魔镜

  早上坐地铁,对着车窗,吓了自己一跳:左脸怎么肿了歪的这么厉害!出门时候照镜子还是好好的呢呀!赶紧用手仔细的来回来去的摸左脸,摸下巴,不疼啊,没肿啊!再看车窗,靠!还是歪的肿的!整张脸都在向下垂!向右倾斜着!就连稍有松驰的法令纹都依稀可见。妈的!心里不由的骂着!这个破玻璃,什么玩意儿!不放心,继续再次用手小心的摸着自己的整张脸,确定不疼,确定不肿,至于歪不歪,摸不出来!挪步到车门处的玻璃再看。哎呀!多规矩的一张脸啊!左右这叫一个对称!虽然圆了点儿,但还有整齐的下巴,棱角清晰!松驰的肉肉不见了,法令纹也消失了!这分明就是一张年轻姑娘的脸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镜”?! 仅仅这么前后不到一分钟的功夫,看着自己的“歪脸”当时就想,如果这是真的了,二话不说,直奔整形医院,一秒钟都等不了,一毫秒都不能接受这个样貌的自己!那一刻终于理解为什么有的人会去整形,谁不想自己有一张五官端正的正常脸呢! 不过, 可以永远美丽,但留不住青春! 擅长自欺的人,青春永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天气依然晴朗

  这件事,暂时完结。应该翻篇儿了! 带给你的话,你收到了吗? 看到他的笑脸了吗? 得到触动和启发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带着这份动容和成长继续踏上征程。 忽然,太阳光从背后慷慨的倾洒下来。 看!今后的日子,天气依然晴朗! 你在那边的太阳,也会每天都是新的!耀眼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狼狈

  新歌《男人女人》,找到MV贴了出来。曲调如何且先不说,单就歌词,还挺喜欢。不过表达的感想也都是一堆屁话罢了!男人如果能做好人的话,也就不能称之为男人了吧?倒是有句词写的很对“爱情里好人总比坏人狼狈”。以至于姜岩姐狼狈到命都没了,MD!这人世间还有真情存在吗?!   爱爱爱爱了几回也明白其中滋味付出的从来不会等于收回我却还在等待着谁能出现 伤伤伤伤了几回也曾经为爱憔悴爱情里好人总比坏人狼狈我却还是学不会狠心对谁 男人男人多希望你是好人多希望用你的真让我不必再心疼女人女人我答应做个好人我答应用我一生来换你的快乐一生   男人男人女人女人多么希望你是对的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为你祈福

  姜岩姐,明天是你的四七,得知你将入土永安,心里总算踏实舒服了很多,为你祈福。毕竟这才是你最终的归宿。   黑夜里,为你再次湿了眼眶。心里一揪一揪的哆嗦着。他的声音在提及你之后,以0.1秒的速度哽咽住了,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颤抖,就像大旗网的记者描述的那样,话出口时已经不成调了。 我受不住男人流泪,有些意外,有点儿心疼,我不该!!他可怜吗?因为他当初可恨!对于你的事,他的人性发挥到了极致。可是于我自己呢?看着网友赞他人不错,真不容易的时候,我就差对着电脑啐唾沫了!我告诉他,他在我的电话薄里的名字是“兽人”。   其实,我本来已经很小心的问了一句你的事,可还是没料到他的反应真的这么大,我不敢说话,他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彼此在电话里尴尬地相互重复着两个字“呃。。。啊。。。呃。。。啊。。。呃。。。啊。。。”,你的离去,变成了他心里的禁区。 我说让他替我给你烧条七星或者给你一束鲜花,他说如果我愿意,可以去那里直接看你,亲自交给你,我说,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都是笑眼美女啊?呵呵。。。   希望那里的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快乐和轻松,不用再背负任何的谎言和背叛,你知道吗?活着的人有多难,有时候真的羡慕你那么勇敢的逃离这一切! 因为我无法像你一样的逝如泰山,所以我只能这样轻如鸿毛的挣扎在俗世中,受的罪,都是那么活该的不起眼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因为有心

  年纪大了,爱听好听的话,也很正常。虽然那些什么我像20初头儿的话我听了成千上万次让自己没了感觉,但突然小新的女朋友毫不客气的说我是一张30岁的脸时,一依然会心里由衷的不爽,并回堵说是那个女人嫉妒。哼,话说回来,到底是谁嫉妒谁呢?   听!外面都有放炮的了,隆隆的声音告诉我,春节将至。大年三十儿的晚上,我和小E要以飞机上相依为命了,还真是人生头一遭!飞机的晚餐不知道有没有准备饺子,那该多温暖啊!   下午发疯的时候,问云如果在迪拜黑下去的话,会是什么结果。她问我真的要如此吗?如果我黑着的话,她老公会失业的,因为是他给我做的担保。看来我这个奇妙的想法是不能付之于行动了,思想伟者,行动短人!   是谁说元旦后春节前的股市会一片暖融融?瞧这两天绿得倒真是一片生机盎然。比我这BLOG的背景图还TM绿!面对大盘,如同我现在的工作一样,做到不卑不亢,必要的时候,要有性格。这是小芳说的,我记住了。至于燕燕说要让领导顺着我的思路走,恐怕尚难,因为我的嫩也如同大盘和我的BLOG背景一样翠绿翠绿滴。。。   自恋的相片一贴出来,诸位都无语了,可他们也习惯了我张扬的镜头感。怕谁呢!不过自己说句公道话,相片比本人,嗯,PP些吧!   真想学胖子把MSN的名字也改成damn working,可是这样抄袭,太没个性了,就让他代表我的心声吧! 二白羊,就算你再怒,我也会壮起鼠胆直视你的眼睛,我就这样了,你能把我咋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

都不鸟儿我

  这个周末,小打小闹,小疯! 先是周六下午去公司加了一下午的班,把那个该死的破LOGO终于弄好了,讨厌的墙!想起了亦舒的那本小说《如果墙会说话》。。。   然后匆忙跟E去JW check in,据说是北京最好的MARRIOTT,说是豪华间,但其实是标间,不大,设施还OK吧! 然后匆忙跟E去国展参加IBM的annual party,不是dinner,绝大理由是为了看小飞!近距离的!以相片为证。只是小飞台前幕后都是拽人!很拽!不过也是,他在后台准备台词的时候,我比较讨厌的不适时宜的找他去照相,厚着脸皮被他拒绝一次之后,仍然在E女的大力支持下,拍到了“珍贵”的相片,比上次站在丰联三楼看一楼表演的他清楚多了!不过说实话,我光顾着照相了,忘了看他的脸:S。。。。喻舟在一旁,丧着脸!TMD很丧! 直到散场的时候,我还是把被人群拥着的小飞拉出来跟他继续捏相片。他先是一楞,我忙解释道:“对不起,还是我。”笑咪咪脸皮很厚滴说~~~   然后匆忙跟E去GT BANANA,有陈小春的SHOW。他胖了老了肚子大了舞也跳不动还要跟比自己小16岁的应采儿结婚这些事儿就先不提了。有意思的是抽奖的时候,搞怪的Morgen出了个馊主意。。。当小春念中奖号码前三位082时,我在人群之中大声哄,小春看着我,以为我们这桌儿恰好是082三个数,但纸里包不住火,露了馅儿,小春终于高站在舞台上跟我说了句话:“你说慌。。。”哈哈,不管,反正他跟我说话了!   昨晚跳的最HIGH的时候,突然想起了JY,本来要去参加她的追悼会。。。唉,你说,如果你跟我一起去夜店疯它一阵儿,让嘈杂劲暴的音乐使劲儿的震震你麻木的神经,你兴许就看透了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never=yes

  看着那些人留下的印迹,边喝着酸奶,边冷笑着。 无奈,也不能张口反驳。 心里明白就好。不用再问,也无需辩解。 人性给了她,兽性给了我。 就是这样! so….. never=ye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