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I am Fresh!

更新提示: 有否看过前面的那一篇吗? 题目是<否极泰来>什么之类的………….. ======================================================   我是超级没有好奇心的人,是不是有些无趣? 没好奇心到什么程度? 比如—–有一天,某人告诉我,"煤球变成白色的了!"我会小小的惊讶,淡淡的回答到"哦,是吗?"然后心里最多迷惑一分钟,而后,就把此事忘在了另一个世界.直到若干年后,有一天,当某人又无意中提及煤球变白一事,我可能会懒懒的问一句,"哎?对了,为什么煤球变成白色了?"如果没有答案,我也根本不会再追问下去. 这就是我不求甚解的个性,很不喜欢自己这样. 但也真是怕那种’十万个为什么’,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按严重程度依次排名是:不让我透露姓名的巨蟹女,May Piao,王小荃,Vanessa. 没有好奇心,自然的,也让我的生活简单了很多,小梅姐对我说"十年过去了,你的性格依旧像一张白纸,就这样吧,不要改变". 说实话,我很喜欢小梅姐这样评价我,因为这是我一直追求的人生与品谛.并不是说我没有过经历,那样 的人生不够丰富,或者可以用包子的一句话来形容"I am Fresh"     “我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更不认为我能有些什么贡献,我只想回到这个对自己是那样熟悉和那样亲切的环境里,在和自己极为相似的人群里停留下来,才能够安心地去生活,安心地去爱与被爱。”   和冬冬还有小小谈到了心灵的窗户—-眼睛. 那么我又不得不说一句,自己是个感应迟钝的人,就算当时看出来了什么,也会一闪而过,不再去探寻究竟! 冬冬曾经见过我的一位朋友,她对他的评价我记忆犹新"他的眼睛够真诚",当时我不以为然,因为觉得自己不会遇人不淑,当然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如果知道现在的自己的经历,我会珍惜她那句话! 聪明是好事,喜欢一切美的事物也是正常之事,但千万不要让眼睛出卖了自己,哪怕你的眼睛再小,也会闪过一丝不光彩的邪念!   从女孩儿到女人的转变中,我还要继续地领悟着太多太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零六狗年*否极泰来,大利四方*

不确定明天是不是还有时间在这里停留,或许这是05年最后的留笔.   昨儿个,又是"充实"的一天! 15:00pm之前理所当然的在床上渡过,与周公喝完年末酒后,坐上了开往朝外的BUS. radio里俗俗的放了一首"遇见",这是多么熟悉的旋律,以至于我在KTV里都从不点唱,因为觉得它太俗!但今天,堵在路上,我竟也有了心思静静的听着歌词,自它问世的那一天起,我都从没有好好的留意过这首词的每个字到底在讲些什么,其实,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对这首歌最有感情才对!因为这首歌里面,承载着我曾经甜蜜的爱情! 关于这首词,我之后再补充吧,确实令我顿悟不少!   如约到了酒窝,与冬冬,小小和燕燕一起商讨酒窝的未来大稷,四个女人畅所欲言,燕燕说她现在consultant的费用为$100/小时,呵呵,那又如何呢?在我面前,她永远是我的朋友,朋友是不收钱的.   酒窝菜肴的美味,从未因季节气候,厨师心情,客量多少而变化过,始终如一的执着着,我真的不敢常来这里,做为我这么一个好吃又贪吃的女人,来这里就等于跟自己的身材PK,当然,我这张嘴永远是败者! 大谈特谈,云山雾罩,四游八方之后,燕燕先行告退,我与冬和小来到了Suzie Wong.   Suzie Wong,我第四次来到这里,坦白讲,在我这次进店后的10分钟之前,我还一直对这里不太感冒,并不太喜欢这里的氛围,无论建筑风格,DJ迪乐,来这里形形色色的狂人,于我,有些格格不入. 依旧无法HIGH起来,这个新毛病又犯了,捧着手中的一杯Johnnie Walker,眼睛像老鼠一样咕噜咕噜不停的瞄着四周的舞者,仿佛想从他们身上找些韵律的灵感,以让我这个肥重而即将沉死的身躯运动起来. 冬和小小一个劲儿说我最近变化很大,当然是指我的心态,"小黄,跳起来嘛,运动运动啊,你这是怎么了?" 说的也是,我这是怎么了?这么喜欢音乐的我,这么强烈的动感,我居然没有让身体随着节奏摇摆起来,这太不是我了,"我想睡觉!" OMG!这会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吗?在我喜欢的这么鬼魅的气氛当中,我竟然想睡?呵呵,小黄变了,我自己暗中怀疑着自己! 身边的COLA因为面对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一晚上都处于极度兴奋中,不停的跳着魅舞,她说她已经三个晚上这么玩了,几乎没有睡觉,恋爱中的女人一向精力充沛,这一点都不假! 我驴七驴八的跟她谈起了彼此公司的位置与性质,原来她就在联合上班,是个律师助理,比我小四岁,北京人,自己单过,是个新新人类吧!我对这个女孩子还算印象不错,可能是她比较像年轻时候的潘越云吧,比较大气的气质. 或许是在这种铿锵有力的音乐中站立太久,又可能是身边的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都跳了起来,我也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状态,"小黄,这才对嘛",小小欣慰的跟我说. 突然觉得,也真的是第一次觉得,在PUB里面跳舞,感觉好过于BabyFace这种迪吧,因为有酒,有椅,很随意,渐渐的,我和COLA开始小规模的配舞,渐渐的,Leona又附身了,Leona又回来了,在这个意兴盎然的北京寒冬的深夜,笑容又重新在小羽的脸上绽开了花儿………   一杯酒毕,我们头也不回的又直奔了建国门大班,开始舞后的享受,给腿脚上流的犒劳. 今夜,在这个小小的包房里,小小接到了老戴从台湾过来的长途,而后在冬冬的超强好奇心下,小小交待与老戴的拥吻,从而也证实了我看见老戴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为小小而来的,唉,佩服自己女人超有的直觉! 也是在今晚,把心里埋了近三个月的秘密告知了二位,因为觉得,有些秘密,在特定的情况下曝光,才不会显得那么的突兀而令人惊讶,当然,这次效果好的竟然成了这二位姐姐的笑料,说出来就说出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几乎忘了,还有个秘密未出世,说出来了,也自然忘了它的存在,说出来了,它存在的意义就更加不足为提了!   双脚满意的落了地之后,我们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我第二个家钱柜,与酒窝那些十八九的小屁孩儿,还有前辈一起唱K到今晨5点,面对着这么多孩子,我自觉的摘掉了歌霸的帽子,义务的为他们用手铃打着节拍,冬冬说我的手铃玩儿的很专业,拍子点儿倍儿准,我说这是天生来的!   回到公寓,我们三个女人睡在宽大的床上,嘻笑海聊直到困意袭来;冬冬质问我"小黄,我们有多久没在一张床上睡过觉得了?…….""黄黄,你身上的肉真软,真好摸,快,让我咬一口",说着,不等我拒绝,抱着我的胳膊就是一个牙印儿,这是继海海之后,又一个人对我的胳膊虐待! 早上,仍然是女人的话题,小小突然对着手机里女儿的相片,认真而意味深长的说"宝贝,你一定要有胸部". 哈哈哈……….我前仰后合!   这近一天的时间,冬冬和小小与我一起分析了好多关于我现在情绪状态的问题,来自家庭潜在的压力,让我越来越无法融入到公司以外的小社会当中,没有安全感,没有被保护的感觉才是真正的原由,这也是我最近两个月来逐渐察觉到的. 性格和生活习惯的定格,让我很容易就对一件熟悉的事或人或环境产生严重的依赖感,不想改变,不想试新,多少对我的生活范围产生了阻碍及影响.从而让我没有以前那么快乐了,冬冬说,不快乐的小羽,也就不是黄笑羽了! —-学会放下—-,这是冬冬对我的劝告!   05年,对我来说是平淡而不开心的一年,很久没有不开心了,也好久没有将不开心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的人,逝去的情,总会有一天不再提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我的脖子很暖, and you?

爱尔兰,加拿大,韩国,马来西亚,有意思的交谈,让距离缩小,让视野扩大,网络的意义,就在于此!   又系上了那条远从韩国飞回来的长长的棕色毛围脖,喷上香香的水水, ——-"脖子暖了,全身就都暖了"已经成了我印像中的经典名句! 还真的从没仔细看过这围脖的图案,原来是这么花哨,怪不得很多人都夸它漂亮. 不过也因为系这条围巾,右耳的耳环丢了好几只了,今天我的绝版MIickey Mouse又丢了,真是懊恼:(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海鸟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自己BLOG的浏量和朋友的留言,而后再看我那些感兴趣的其他Blogger的文章,也是件趣事, 逐渐的,这个小小的空间,也成为了我这个小小丫头的精神又一支柱,幸好,我生在这个时代,幸好!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我也有今天?!

今晚肯定不是第一次失眠, 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了, 因为我实在不是失眠的奴隶, 枕头与床是我的再生父母; 那么,就在今晚失眠的这当儿, 写下只字片语吧, 为了纪念这次不同寻常又平凡的失眠!   关上电脑,关上灯, 躺着软软的鸭绒枕头,盖着2米X2米的双人被,多么舒服啊, 嘿!可我就是睡不着! 闭着的双眼,就像一个巨大的黑屏——— 那些被怀念过无数次的烂事儿,像过电影儿一样,把一个个片段完美的剪辑在一起,有台词,有背景旁白,还有自己恁添进去的虚构人物和故事情节; 电影儿里,有欢笑,有眼泪,有无奈,还有祝福; 有依赖,有顽皮,有愤恨,还有不舍;   我睡不着,我想谁了? 呵,我想眼泪了! 所以它飞来找我,静静的落在我的眼睛上,轻抚过我的眼角,一直滑落到枕头上,那里才是它安息的地方……..   我再也不会骄傲的在朋友们面前说自己从未失眠了! 我会记得今晚, 我很困, 但我睡不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如果你要贴小黄

被自己刚刚的害怕所打败了! 没想到自己还这么的容易情绪波动, 不就是一个小黄花儿嘛, 我至于吗我? 一天了, 在房间里闷一天了, 一直都挺好的, 没想到, 快睡了, 来了这种情绪, 真是个扫兴的夜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发发唠骚吧!

其实我并不介意周末的时候,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对着电脑一天都不动. 也许这样的行为,在父母看来是一种着急与无奈,但我真的无所谓!   否则, 要我怎么办呢? 我可以去哪里呢? 我不能天天去健身房吧?那得累死我! 我也想报名去学长笛,可是我这个不会花钱的女人,把学长笛的钱,都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可能是买了香水,也可能是做了FACIAL,也可能都吃了,也可能都拿去旅游了,谁知道呢?   只要别让我有痛苦就好,要求并不算高吧?   MSN LIST里,有那么多的小黄花儿在名字前面闪呀闪的,能打开的,都给丫看了! 别指责我说脏字,假清高什么呀?我这叫发泄,你懂个P呀!   当看到其中的一朵小花儿在闪的时候,心里忽的咯噔一下,忽悠的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打开看看吧,不看也不踏实; 其实也挺害怕的,怕看到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手心儿都瞬间凉了, 原来看BLOG,也挺练胆儿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宽容的代价就是失去……..(ZT)

宽容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很大。 情侣之间也不例外,对方不能理解你对他一直是宽容的,所以你要为宽容付出代价,即便是一对相爱的夫妻。你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不理解或者是他变本加厉的对你或者是让你的宽容以血来偿还。   为什么要宽容呢?宽容是为了珍惜,可有些东西你越珍惜它就越容易失去,你越怕失去就越珍惜,这么反反复复最终你还是失去了………………………………..   为什么要珍惜呢?因为你的爱,你爱了你就会宽容,你爱了你就会珍惜。大家都知道夫妻之间是因为爱才走到一起,因为爱才珍惜,因为珍惜才宽容,因为宽容才付出代价,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你承受不了了,所以你不再宽容,你不再宽容了就意味着你放弃了珍惜,放弃了珍惜就放弃了爱,放弃爱你就失去了你曾经拥有的的一切。最终你还是失去了…………………………..   宽容的代价就失去…………………….   那我们还要不要宽容呢?   其实,关键在于一个”度“字。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舞or NOT,都是我自己

很久没有这样刷夜了! 开始还一直矜持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高兴不起来,冬冬和小小,甚至前辈都说我有心事,让我哭笑不得.看着前辈和那些小屁孩儿们一个劲儿的蹦啊跳啊,还挺有意思的,佩服前辈的不老心态,羡慕小屁孩儿的精力旺盛;   直到前辈走了后,由冬冬为首的每位成员,都要学跳金三顺挑逗三石的一段舞蹈,激情而魅惑,我也难逃一劫,舍着大脸,在那些小屁孩儿的一泵而拥之下,居然连续跳了两遍,执意要头上戴着金顺的大红色百合,奇怪,百合有红色的吗?呵呵,反正我觉得挺好看的,不过有点像刚嫁人的小媳妇儿.从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跳过舞,而且是这种SEXY风格的,晕~~带有浓重BabyFace色彩的曲一响,我闪亮登场,心里竟然还有些跃跃欲试,随着鼓点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来到粗粗的钢管前,一个漂亮的回旋转身,紧接着把系在头发上的红百合解下,含在嘴里,迷离的眼神,伴着忘情的甩发,引发出全场一阵惊叫,在冬的提醒下,左手搭有右肩,右手搭左肩,与电视里的片段如出一辙,缓步来到坐在场中央冬冬的面前,含胸低头,四目交替,单手交替着冬的双腿及椅背,围着冬,开始挑逗的前奏.冬打趣的说,为什么我口中含的花像个口罩,哈哈哈….双腿叉坐在冬的身上一个劲儿的学许志安演唱会里的女舞者在他身上跳的艳舞,最后以与冬的响亮KISS做ENDING,呵呵,把全场气氛推向高潮,也许只有我才会这么放的开吧?   ^^^^^^^^^^^^^^^^^^^^^^^^^^^^^^^^^^^^^^^^^^^^^^^^^^^^^^^^^^^^^   拗不过David的一再邀请,和他最终来到了这个不伦不类的聚会里小盹儿. 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些人土的要命,就算从国外留学回来又怎样,我还真是眼儿不夹他们 球形镁光灯一闪一闪的,掩饰了正在群魔乱舞的这些人的嘴脸,就算罩在MASK后面,我仍然能够感觉到那是一张张怎样让我提不起兴趣和不屑的面孔! 就是HIGH不起来!这个问题从昨晚一直困惑到现在,我到底是怎么样了? 嘈杂而过时的舞曲,昏暗的灯光,把舞池笼罩在一片放纵当中, 而我,就只会坐在一旁看着这些舞者是怎样的疯狂,嘲笑他们自恋于自己的舞姿里而忘情,我嘲笑! 困就一个字!两首破曲子来回的放,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些蠢人怎么还会如此的HIGH呢? 心里有点隐隐约约的恨! 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缘份使然,如果不是那些不该犯的错误,我是不会在这种场合出现的,绝不会! 不能说是扫兴而归,本来就知道结果如此, 我只是找个机会打发时间罢了! 虽然我很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我也”毒药”一把!

每天都会看"毒药"的主页, 看到有那么多的人给他留言,真是羡慕啊!   突然鼓足勇气, OPEN到了公共, 虽然不是要和"毒药"比浏览量, 却也意味着开放给了所有的人, 认识的, 不认识的, 不知道这个勇气能坚持多久,   我希望是——– 永远!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