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风也值得,犹如床上假期

我的眼泪写成了诗
已无所谓
让你再回味
字不醉人人自醉
因为回忆总是美
 
我不屑纪念这一天我们分别
我不屑怀念你的嘴喊着抱歉
我后来发现你的侧脸
只是我脑子里面的一点残缺
一点残缺

 

我希望以后的他,

可以在我生病的时候,

亲手给我倒水喝,

喂我吃药,

给我包桔子,

用手小心而温柔的摸摸我的额头,

即使是在工作的时候,

也不忘打来电话叮嘱我按时吃药.

这就够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