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莲花》

    在家赋闲,有一日他从市立图书馆借阅青花瓷的史料回家。暮色时分。走到巷口,准备骑自行车回家。突然从

灌木丛中钻出来一只大大的虎斑狸猫,碧绿眼珠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与他对峙。

   他转身走开,猫在后面轻悄地跟随,然后发出喵喵的柔软叫唤。他大约走了一百米远,停下来回头看它。它在

距离一米处,也停下来蹲在地上。他走近它,蹲在它身边,抚摸它的头顶。它温驯地趴伏着,丝毫没有畏惧,用脸

他的手掌,舔他的手指,分外亲昵。这流浪已久的野猫虽然看起来瘦而脏污,却依旧有一身美丽的虎斑纹,警觉

而野性,并不萎靡。左腿略有残缺,走路的时候缩起来不能着地。

   他抱它起来。它就趴在他的怀里。温热的充满柔情的身体。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带它回家。他已经是个成

年男子,可以有决定自己生活的能力。于是把它放进自行车的车兜里。但是大猫飞快地跳下车兜,窜进旁边的草地

上,依旧距离约一米处。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喵喵地叫唤着。

   他与猫,就这样在暮色中长久地对望着。不能走近。四目相对。他说,它流浪久了,宁可在野地里食不果腹,

住无居所。它对人的感情,不足以令它愿意放弃这种生活方式。即使怜悯它,不能帮助它。爱它,不能改变它。我

法占有它。那么即使某天它死在野地里,我将会因为自己的懂得,不会觉得有任何难过。就在这一个瞬间,我说

服了自己。于是我决定离开。

   他骑上自行车离开了巷子。他说,这一刻,猫的出现,让我说服了自己。我相信内河已经死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摘自《莲花》

  1. fang wang says:
    未必啊??
    或许猫第一次躲避他,是为了试探,毕竟它不敢确定这个第一次抱它的人,是不是要带走它吃它的肉!!!男人应该第二次或者更多次的靠近猫,让猫自己觉得是否选择离开!!!
     
  2. 芳 刘 says:
    我也看过这本说感觉不错。
     
    lilli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