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公司组织去西藏集训,大家列队整齐的跑到一辆有三层的军用大巴前整装,红黄相间的车身,高大的有点可怕。车里面大的好似想像中的潜水艇一般,搞不懂的机关暗仓。。。西藏的气候此时仍甚冷。起床后,藏族大妈们,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小姑娘,给我们这些睡眼惺忪的少爷小姐们高歌几曲传统民歌后,开始洗漱。可是这里没有水,都要用自备的娃哈哈的矿泉水。没想到用矿泉水洗脸后,皮肤光滑细嫩,意料之外的好效果。T与C没有带润肤露,我豪气的拿出刚刚新买的chanel给他们用,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大概是晚上SOGO疯狂购物的后遗症吧)。挺有意思的。单飞了些时日,不料又被迫需要集体的温暖了,我想要充实的温暖,众人的体温把我围的透不过气才好,才够踏实。出现再埋没,从这个组转移到另一个组,眼不见,心不烦,为净,为静。适逢嗓子发炎到失声,正是不想说话的时候,干脆彻底失语,不用解释便少了N多麻烦。爸看不懂我的手语,也不会再刨根问底儿。可是妈明白我,酸溜溜的责怪我故意对他们不说话,在公司的时候一定不会是这样。我不想替自己争辩,或许她是对的。真正的超级赌王要做到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即使王牌在手,胜券在握,也要故意演戏让对手以为你是在偷鸡,使其兴奋的全部showhand到家败人亡,今天才知,他们真的不是寻常人啊!不知自己所芸,不懂不为怪。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