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音乐家的梦想

收拾那些被打入冷宫的包包,看到了埋在角落里的长笛,它真是可怜!
当初被我爱心满满的从广州大老远的背回来,并信心十足的以为,半年后,我将会是一个不错的长笛初学者,对于乐器的甚至音乐的敏感和天赋,会让老师跌破眼镜,收徒恨晚。再过两或三个若干年,我将会出落成一个很有灵器的长笛演奏者,背着长笛,穿梭于各个演出场地,像个有内涵的淑女,小小音乐边缘人就知足了。这是我10多年的梦想,是不是?
 
而后,过去了两年,长笛盒上落了很多土,不曾打开过它,瞄一眼都不曾有过。某天,与那个最终push我去交钱学习的长笛driver一起,报名上了课。由于周末实在早起不来床,结局就是刚刚那幕,一个学程三个月后,长笛踏踏实实的躺在我那包包堆里,很可能几乎失去了它最初存在的意义。
我知道,我还会再重新拾起它,吹出美丽悠扬的音符,但,那天会是哪天?还有多远?
 
因为在我心里,还有一个未实现的愿望,那是我自从知道世界上有音乐这个圣物的那一瞬间,就想触摸的,是钢琴。
人是多么聪明,又是多么会享受造物主给我们带来的福音,是谁发明的钢琴?是谁发现了这个东西能发出天籁之音?
还记得理查德克莱德曼与素有长笛女天使之称的鲍丁斯坦伯格在巴黎凯旋门下那曲《魔术师之夜》,深深的被震撼到傻眼说不出话,心灵被这两种乐器的天壁合音冲洗的像薄纱般透明,如山泉般清澈。
Kiss The Rain的琴谱,我找的有多辛苦!所有的文件都扔了几尺厚,唯独这两页琴谱完整的伫立在文件盒里。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用我的十指,轻松自如的弹奏出这音符的灵魂,但,那天会是哪天?还有多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小小音乐家的梦想

  1. 我免费教你!可是我觉得你受不了这苦的
  2. Yang says:
    楼下几位,你们圣诞哪儿过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